返回求学  清素若九秋之菊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少主,万万不可,你和魔裕天实力悬殊,就是师父也......少主,师父生前命我要保护好你,少主,你去复仇等于是白白送死啊!还望少主三思啊!”

玄衣男子长得丰神俊朗,一双桃花眼,霸气的眉峰上扬,此时脸因着急憋得通红,别有一番风味。腰间一把又长又宽的长剑,给自身原本就潇洒气质又增添了几分潇洒。

“还望少主三思!”霎时,青云殿内上下三千弟子抱拳齐刷刷地跪下喊道。

“本少主心意已决,离渊,你大可不用阻拦,他杀死了我爹,就算是送死,本少主也一定要去会一会这魔裕天!”一位青衣女子说。

那青衣女子容貌清新脱俗,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,气质英姿飒爽,一头乌黑密浓的乌发垂到腰间,腰间佩带着一把长剑。脸上戴着一个淡蓝色面纱,能正好遮住几分惊艳。出尘如仙,傲世而立,恍若仙子下凡,令人不敢逼视。一袭青衣临风而飘,一头长发倾泻而下,青衫如花,长剑胜雪,说不尽的美丽清雅,高贵绝俗。

“少主,做回以前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少主好吗?”

离渊把已经呆滞了许久的拟素九轻轻地揽在怀里。

拟素九依偎在离渊怀里,她每次依偎在离渊怀里都会觉得很踏实、很温暖。她拼命地忍住眼泪,自从自己出生以来,爹都对自己百依百顺,没怎么让拟素九掉过眼泪,尽管,小时候的回忆很迷离。但今天,她终于忍不住了......

对不起了,离渊,我必须去报仇,我只是不想牵扯到你。

拟素九倒在了离渊的臂弯里,顿时几千个弟子蜂拥而上,焦急地喊着:“少主......!”

离渊想起师父说的一句话:“存其形,完其势;友不疑,敌不动。巽而止蛊。”

不好,是金蝉脱壳!

相传五百年前,魔裕天无恶不作,各地武功高强的仙友们早已看不下去,商量着联手杀死魔裕天,魔裕天苦苦求饶,求他们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最后,他们把魔裕天封印在了魔君殿,并让他守护一个绝世珍宝——一种闻了就能治百病的神药。杀死魔裕天,换取神药,就等于获得了永生。但是等魔裕天杀够一千个贪婪神药的人,就能解除封印,获得新生,到时候,天下大乱与太平也就只在魔裕天的一念之间了。再说,经过几百年的苦苦修炼,早已不是当年各路神仙所能匹敌的了。

拟素九在魔君殿外喝道:“魔裕天!还我爹命来。”魔君殿旁边原本是一片葱葱郁郁树林,但这里的花草树木经过血的焚烧早已失去了生机,只有粗粗的蔓藤缠绕着树干。

拟素九的父亲楚目河并非贪婪长生不老,而是他的娘,也就是拟素久的祖母得了重病,而楚目河又是京城远近闻名的大孝子,为了年过八旬的老母亲迫不得已才来冒险的。

“哦?”一位男子从殿内走出,看起来像是凡人的五十几岁,却是如此凶神恶煞,“几日前打伤本君的楚目河是你爹?你爹在京城算是有名望的一个老神仙了,在我手下也就不过百招,何况你?小丫头,毛都没长齐吧!”魔裕天不可一世地挑起眉眼,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,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拟素九,嘴角偷偷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“我见你周身灵气围绕,看着倒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大陆奇才,杀了你,也许还比杀死上百个不怕死的小神仙管用呢。”

“那就来试试看!”拟素九拿出回生剑,用尽全力向魔天裕刺去,“接招!”回生剑是楚目河在拟素九十七岁生辰的时候送的,也是楚目河为拟素九过的最后一个生辰。拟素九想好了,就算死,也要和回生剑共轮回!

魔裕天轻松地躲开了,脸上仍旧毫无表情。使出这招,拟素九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。

“你手上的剑倒是不错,剑气纵横三万里,一剑光寒十九。但是再好又有什么用呢?本君打败你,还不也是几十招的事?”魔天裕嚣张跋扈地说。

魔裕天运功拔出剑以看不见的手速向拟素九刺去。那一刻,拟素九闭上了眼睛。

终究,还是差太多。让我陪着爹爹吧,对不起,孩儿没能帮您报仇如果还有来世,九儿还做您女儿。

突然,一只大手环住了拟素九的腰,另一只手抓住了藤条。那个人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:“抱紧我。”他的声音能给人一种安全感,拟素九不自觉地抱住了那个人的腰。“嗖”的一声,拟素九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魔君殿殿外。

拟素九看清了他的容貌,只见他身材伟岸,肤色古铜,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,犹如希腊的雕塑,幽暗深邃的冰眸子,显得狂野不拘,邪魅性感。宛若黑夜中的鹰,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。

拟素九刚想道谢,可那人一眨眼就不见了,只留下荷花一般淡淡的清香,无比让人迷恋。“丽人牵坐路侧,自乃捉足,脱履相假,女喜着之,幸不凿枘,复起从行,健步如飞。神器:疾步行。”

拟素九记得爹有一个世交,武功盖世,是曾经的天下第一人,他叫慕远。慕远隐居山林很久了,只是偶尔造访青云殿和楚目河下棋。

择日不如撞日,拟素九来到慕远的木屋,周围一片花花草草,隔着几里都能闻到一片芳香,沁人心脾,好似一个世外桃源。

“慕叔叔.....”

慕远正在给兰花浇水,抬头看见了拟素九,立马察觉到了不对。

疑惑地问:“九儿,你怎么来了?你离渊师兄和你爹怎么没和你一起?”

拟素九带着哭腔说:“我背着离渊师兄偷偷出来的,我爹他为了救祖母,去魔君殿讨神药,结果被魔裕天他......”

“什么!目河他怎么会......”

拟素九“扑通”的一声跪下,哭着说:“请慕叔叔收九儿为徒,九儿知道,慕叔叔早已不问世事,慕叔叔可以收九儿为徒,晨儿会替爹报仇的。”

“这...你知道的,我不会收徒的,我只想了无牵挂,过完这下半辈子,你还是快起来吧。”

“不!慕叔叔不答应九儿,九儿就跪在这不起来了!”

“九儿,你何必为难叔叔呢?我怎么和你在天上的爹交代啊!”

“轰隆隆......”

突然,天色骤变,前一秒还晴空万里,下一秒就乌云密布。雨点“啪嗒啪嗒”的落下来,拟素九娇小的身体跪在雨中,煞是让人心疼。

慕远焦急地说:“九儿快回去吧!下雨了!”

“不!九儿不走,除非叔叔答应九儿!”拟素九喊道。

“爹——”一位男子对慕远喊道。

拟素九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是他!这不是上次救我的人吗?难道他是是慕叔叔的儿子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盗墓启示录〕〔时光倒退的那五年〕〔愁一生〕〔唯一序列〕〔天狼座〕〔因为我曾是一名军人〕〔云笙不知〕〔末世飞龙〕〔予谁天下〕〔独寞骨殇泪〕〔轮回圣帝〕〔五洲之主〕〔梧桐不止〕〔英雄联盟之金戈铁马〕〔铁铜时空〕〔盗情缘〕〔贵圈系列之落子无回〕〔乖乖熊与咘咘兔〕〔重生之守卫者〕〔贫民王〕〔超级小吴〕〔鸣啼〕〔D星霸主〕〔诛神乐章〕〔现世风云〕〔未来机动队〕〔凉百开〕〔特殊体质系统〕〔无言花开〕〔菩提相思子〕〔梦拟〕〔浪子金刀〕〔校花怪姐姐〕〔逆命而行〕〔寂寞人鱼玛丽苏〕〔漫雪红尘〕〔Wolf欺妻,白露未晞〕〔龙裳〕〔小白穿越记〕〔天选公公〕〔原本该是个童话〕〔月亮很亮〕〔落叶轻轻起〕〔妖蝶仙尘〕〔暖月侯〕〔莘塍大陆〕〔张显宗我允许你只对我好〕〔杀神入侵〕〔重获魔法的世界〕〔二十六〕〔厉害了我的师兄〕〔网游之江湖风中转〕〔踏灵记〕〔凰女降世:腹黑狂女妖孽男〕〔一人梦〕〔不堪一击的冰霜花也会变〕〔白日梦清风〕〔她在身旁以很满足〕〔脚踏日娱的流浪汉〕〔大自然的舞者〕〔尘封记忆让我们忘记过去〕〔吊线木偶与世界〕〔仙道异志〕〔蜜宠离婚女〕〔东边梨园〕〔不可思议之归属〕〔呆萌妻子黑腹老公〕〔轮回之诸神〕〔女杀手医生〕〔战神联盟之伊〕〔最美的时光里有最美的你〕〔怡红快绿〕〔天冥哀〕〔在未来修仙〕〔最深处的你〕〔天魔人〕〔微苦小时光〕〔双职全系之异界霸者〕〔神之泪之晨曦曙光〕〔黑无常and请让道〕〔百世轮回之轮回大帝〕〔挽笑颜〕〔我那狗血的人生〕〔人间之情〕〔重生玄青〕〔娆娆红曳〕〔名白〕〔异界之圣武记〕〔假如有时光机〕〔城市衰男靓女〕〔时光待你温暖如初〕〔如你是星〕〔游坦之的武侠之旅〕〔妖神之负天下〕〔幺女种田〕〔创世大魔王〕〔网游之剑侠情〕〔朱墙四起〕〔资治通鉴之易迁慧〕〔冷剑破天〕〔秦时妖狐〕〔圣萝兰:风波校园〕〔血影寒锋〕〔当孤独遇上热烈〕〔步云阶〕〔恋战记〕〔时光请说你爱我〕〔绝色学渣〕〔妖颜惑帝〕〔柯南之柯哀王道〕〔我的邋遢女友〕〔野丫头赖上俊王爷〕〔幻蓝忧虑〕〔白与红and红与黑〕〔18岁的约定〕〔天意缘分〕〔馒头邪尊〕〔独立日之保卫地球〕〔绝色逍遥乱天下〕〔龙武刑天